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正文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来自上海市浦东区花木路718弄6号301室候宝莲女士的举报材料摆在了笔者的案桌上。据候宝莲反映,她应上海市原闸北区政府招商引资,将18000余平方米的废旧厂房及场地,投资5000多万元人民币改造成富丽堂皇的综合性大酒店——上海东国大酒店。遭上海市黑恶势力齐伦明等团伙,精心设置强行霸占,将候宝莲所有财产强行占有并赶出上海东国大酒店。笔者怀着疑惑的心前往调查,确发现怪事连连,现查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1、上海市普善路858弄2号。系计划经济时代由政府无偿划拨给上海家具厂生产使用,属国有资产,工业用地性质。2002年上海家具公司将其以《土地使用权转让和动迁补偿协议》的形式转让给民企上海博渊公司,上海博渊公司虽然款项已付清,但因其转让行为违反了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导致产权过户被政府搁置,形成产权争议。而上海博渊公司将未依法获得产权、存在产权争议、实属工业用地性质的标物于2004年8月11日出租给上海凯庄公司,上海凯庄公司又于 2004年12月8日在原年租金价格基础上增加98万元后转租给上海东国公司,《租赁合同》约定租赁用途为经营酒店宾馆。此《租赁合同》在上海东国公司申请办理工商证照时就被闸北工商部门认定为无效合同,而本案审理也应该依法认定《租赁合同》的法律效力,不能怂恿国有资产的流失和不能怂恿违背国家土地使用性质强制性规定的行为。而不具有法律效力。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2、上海东国公司将废旧厂房改建装修成富丽堂皇的上海东国大酒店后却无法正式开张营业,其根本原因在于上海凯庄公司、上海博渊公司、上海家具公司串通搞合同诈骗。在上海凯庄公司与上海东国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被闸北工商部门认定为无效《租赁合同》后,2005年2月28日,上海凯庄公司齐伦明将上海家具公司(标的物法定产权人)为出租方(盖好了单位公章),上海东国公司为承租方的《租赁合同》交给了东国公司法定代表人候宝莲加盖了公章后,才以此《租赁合同》确立了上海东国公司对该标的物的合法租赁关系也通过了工商登记,便继续投入巨资,直至将这废旧厂房改造装修成富丽堂皇的上海东国大酒店后,出租方却无法履约《租赁合同》中约定的为上海东国大酒店办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提供所必需的“商业用地”证明文件。导致东国公司无法实现其租赁目的。此时,上海东国公司才明白,自己已被出租方以虚拟的《租赁合同》条款所诈骗。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3、在上海东国大酒店无法办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无法正式开张营业的时候,却遭到上海凯庄公司于2006年12月26日用已被工商部门认定为无效的《租赁合同》诉状上海东国公司欠付租金321万元,于2007年1月3日由闸北区法院立案受理。而按照2005年2月28日上海家具公司与上海东国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所约定的租金价格(因此与上海凯庄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所约定的租赁价格每年要低98万元以上)计算,上海东国公司不存在欠付租金的事实。更何况造成上海东国公司不能实现其租赁目的的原因是出租方的违法出租和合同诈骗所至。由此,上海东国公司于2007年6月19日向闸北法院递交了《民事反诉状》,请求闸北法院依法判令出租方赔偿上海东国公司的损失。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然而,这个合法的《反诉》,激怒了涉黑涉霸的上海凯庄公司法定代表人齐伦明,齐伦明于2007年7月28日授权委托黑恶势力头目卞玉称、李念涛等到上海东国公司暴力讨债,上海东国公司法定代表人候宝莲被禁限制人身自由一整天。继而遭到2007年8月23日由齐伦明带领的卞玉称、李念涛等纠集的地痞流氓近100人闯进上海东国大酒店,对东国大酒店肆意打砸抢,停电停水,并以要杀死候宝莲儿子为要挟,强迫候宝莲在他们事先拟定的东国公司欠付租金的所谓协议书上签字,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候宝莲为了小孩生命安全,也为了保留证据,故意在 “协议书”签名处把自己的姓名“候字”改写成“侯宝莲”,如此至少在法庭上可以无法律效果。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二、缪为军徇私枉法逼迫签订非法调解书
2007年8月24日上午,候宝莲被闸北区法院法官缪为军临时通知到法院开庭,在候宝莲律师无法到达,且法庭上连书记员、审判长、陪审员都没有的情况下,缪为军公然违反规定既没有对涉案租赁合同法律效力的依法认定,亦没有对当事人双方责任需求量刑划分,更没有为当庭做庭审笔录,就出示一份早就捏好的所谓手写稿“调解笔录”逼候宝莲签字,候宝莲当面提出异议即遭到上海凯庄公司齐伦明扬言如果“不签字杀死候宝莲小孩”的恶言威胁。齐伦明如此
藐视法庭咆哮公堂以当事人候宝莲孩子生命相要挟而缪为军不闻不问,请问缪为军这还是保护人民财产及生命安全的人民法庭吗?候宝莲被迫在上面签字,仍然签上“侯宝莲”,并非候宝莲。然而,此字一签,便立即出现了打印稿的《调解笔录》,合议庭的审判决议,直至以(2007)闸民三(民)初字第40号《民事调解书》,就这样,前后不到3个小时,一个私设公堂并没有走正当法律程序的所谓调解协议书,就成为有效的合法的并具权威的法律裁决书。这种做法是否有点可笑,试问缪为军这权利谁给你的?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三、在当事人并不知情,且未下达执行通知书的情况下,而强制执行,试问公理、法理何在?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东国公司法定代表人根本无法到场下,将原本被迫签字的也只有484,5万元的所谓租金和所谓利息125万元,合计609,5万元的所谓欠款,不顾东国公司已履约付款265万元,不顾东国公司在履约付款265万元的同时,仍然遭到齐伦明、卞玉称带领人员对东国大酒店的5次打砸,将候宝莲打成肾挫伤住院治疗(有公安验伤证明)的情况下,凭着“查封被执行人在本市普善路858弄2号房屋及场地内的所有财产”的违法执行公告,强行把当事人多达5000多万元的东国大酒店当天易主外,还将东国公司办公室、财务室,东国大酒店总台、餐厅吧台、物品仓库内的文档、资料、合同、现金、财务帐册、印章、发票、酒水、干货、各种调料和原材料、客房布草、设备维护配件及办公电脑、用具、私人物品和用具等被统统查封、扣押一并易主;还查封、扣押了东国公司新增加的1800余平方米的营业面积,当天让对方接手营业;还违法扣押了案外人东国经贸公司存放在东国大酒店的多达300多万元的服装等物品;案外人湖南省衡阳市人民政府驻上海联络处办公机关及所有财物;案外人欧阳玉仕沪B—97513牌2000型桑塔纳轿车一辆。对这些被查封、扣押的所有财产,没有履行当场登记、造册、签字的法定程序。直到2013年才被允许当事人查阅执行档案材料中,被当事人发现由法官仲健伪造的《被查封、扣押财产清单》,该《清单》“被查封、扣押财产人或其成年家属签名”栏中的签名是上海凯庄公司的代理律师张迎峰签名,张迎峰无权代表东国公司;张迎峰的签字在法庭上有效吗?在候宝莲不断申诉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于以(2010)沪高民一(民)监字第6号立案,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此案于2010年7月1日结案的《再审裁定书》,一直不给候宝莲送达,至候宝莲多年投诉无门。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巨额财产遭人抢 上访维权何时休?

 

 


2009年3月,蒋安荣等10名全国人大代表,在三年二届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联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提请依法监督上海东国大酒店有限公司与上海凯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系列案件,严惩涉黑、渎职违法行为的建议》经最高法院转至上海高级法院后,被上海有关部门置若罔闻,视而不见,或弄虚作假、欺骗全国人大常委会;从来没有给10名全国人大代表作出任何回复。


综上所述象齐伦明、缪为军、仲健等人执法方法为所欲为,乱作为,不顾百姓生死,强行霸占他人财物据为己有。为维护社会稳定与和谐,保护人民财产不受侵害,敬请上海市直管部门予以关注,还百姓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