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三河市领导“关照”下 三尚聚龙商贸城成了最短命的商贸城

位于河北省三河市三尚聚龙商贸城(三尚聚龙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三尚聚龙商贸城在投资人的精心策划和商户的共同努力下,试营业期间就非常火爆,在投资人与商户们开心的时候,“噩梦”开始降临了。只经历了20天的三尚聚龙商贸城,在三河市的领导“关照”下,三尚聚龙商贸城短短2个月就被“消失”了,称之为最短命的商贸城一点也不为过。

三尚聚龙商贸城由三河市聚龙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和三河市景贺商贸有限公司(即我们花费1300万元受让的原燕郊绿岛家居建材有限公司)组成,租期10年。

承租后,我们聘请专业设计公司设计与施工,消防工程却被当时三河消防队白队长指定的公安局副局长弟弟施工。我们严格按照消防要求对商场进行升级改造。装修费用花费7000多万元,装修完成后,招商现场异常火爆,短短月余,聚龙商贸城一楼、二楼1200多个商铺全部出租完成。

2018年8月初,商贸城开始试营业。我们前期动员商户大力度进货,提供各种激励补贴政策,请商户座谈花费20多万元。自开业起,我们花费大力度做宣传工作,先后从河北周边山西、山东、辽宁、天津、内蒙等省份,用大巴车拉下游商户来商贸城进货,商贸城给顾客返点、抽奖总开支300多万元。开业氛围非常红火,部分商户1天营业额达到20多万元。由于经营火爆,商户和我们关系相处融洽。

谁能想到,由于我们红红火火的经营,引起某些个别人的眼红:有人经过绿岛建材城的杜友祥直接向我们索要10%股份。出于谨慎考虑,我们提出,“希望知道对方是哪个领导,否则就不能给。”后来,又有陌生电话要40%股份说,“不给就的话,商城肯定不能开下去。”我们没有同意。

2018年8月下旬,我们分别收到燕郊派出所、三河市公安消防大队的《责令改正通知书》,要求我们:一是补办消防手续;二是商户货物占用疏散通道;三是部分烟感罩未拆除;四是电梯设置商户。我们立即按照上述要求对商贸城内部问题积极整改,并于2018年9月21日上缴28万元罚款,但是,三河市消防大队并未对整改后的商贸城进行检查与复核。

9月30日,由三河市副市长燕郊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梁宝杰带队,在无任何整改通知情况下,直接查封商贸城北门,并对商贸城内部所有商铺贴了封条。我们积极联系三河市政府、燕郊开发区管委会寻求解决方案,并递交了书面申请,却未得到任何回复。

10月12日,有商户传出聚龙商贸城肯定不能开了,领导让去旁边的天乐商贸城,下周一南门也会被封。

10月15日,那天正是周一,梁宝杰副市长再次带队联合执法,查封了聚龙商贸城南门。广大商户追问原由,却只得到了梁宝杰副市长一句话:“你们聚龙肯定不能开了”。广大商户提出强烈质疑,要求给出查封依据。迫于群众压力,当天下午16:30,在聚龙商贸城外,张贴了一份由三河市工商行政管理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盖章、三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盖章、三河市公安消防大队盖章、三河市公安局盖章的四部门联合公告(附公告一份)。

自此,我公司开始分别向市委市政府、燕郊开发区管委会数次递交书面申请,并阐明一定配合政府部门消除各类安全隐患,但都石沉大海未得到任何回复。

出事以后,当地某些官员号称能解决这个事情,索要200万元现金,钱拿走后也没有任何消息。

 

三河市领导“关照”下 三尚聚龙商贸城成了最短命的商贸城

2018年11月4日,梁宝杰副市长带着工商、城管、公安、等多人到投资人家里说“商贸城肯定不能开了,秘密退一部分商户的钱,必须三个月退清。不退钱就列入失信黑名单。”

 

由于我们没有按照梁宝杰副市长的意思退商户钱,就有情绪激烈的7个商户来投资人家里闹事,这7个商户来家里后,又是上吊威胁,又是殴打家里人。投资人的爱人不堪忍受来自政府方面的恐吓言论,以及商户孙中霞、宋勇、马鲲等7人的辱骂、威胁,突然病倒,于当天夜里2点钟由120急救车送到医院,身心受到创伤。从医院回家后,商户并未停止闹事,越加强烈辱骂威胁,直至再次入院,至今仍没有完全康复。

此后,在市领导的指示下,在聚龙商贸城成立了工作专班。出人意料的是,工作专班没有正常办事,而是派来300多名警力围困聚龙商贸城,不许人进,只允许商户把自己的东西拉出来,并且搬走了聚龙商贸城内部的监控主机。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三河市公安局治安行动队李海涛、程万里以用手机拍照扰乱公安机关正常办案为由,以寻衅滋事罪的名义,将聚龙商贸城的保安羁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多达8个月之久,最后以无罪释放。

三河市公安局经侦科开始逐个传唤聚龙商贸城法人、财务,让其配合调查。期间家人24小时被监控,限制自由。

2018年11月24日,公安局治安科将所有商贸城收据、合同等财务票据、电脑主机从财务室搬走,执法大队拿走了钥匙并换了锁。至此,聚龙商贸城的原有工作人员全部被驱逐出商贸城。

投资人陈磊被“以合同诈骗罪被网上追逃,及其爱人的账户和名下所有房产被查封,将法人列入失信名单,并通过政府网站向社会公布。”

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国立臣出面,把我们的公司法人王丽侠叫到三河市公安局。在公安局大会议室内,国立臣要求法人王丽侠签字出让聚龙商贸城的经营权,遭王丽侠拒绝。国立臣副局长说:“不签字我就有权质押你,签了字,就啥事没有。”由于王丽侠拒不签字,最终于2019年1月4日羁押在三河市看守所。

在羁押期间,三河市公安局经侦办案人员张天翼再次找到王丽侠说:“签字就可以放人,春节可能就回家过了,王丽侠仍然不同意。张天翼说那就授权给聚龙商贸城的监事签字也行。”王丽侠再次拒绝。一直被羁押37天后才被无罪释放。

 

三河市领导“关照”下 三尚聚龙商贸城成了最短命的商贸城

 

2019年1月14日,在市领导、梁宝杰副市长的指导下,在没有三尚聚龙商贸城法人的签字盖章下,安排的工作专班清空了三尚聚龙商贸城内所有办公设备、设施,并强行转手于三河市爱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随后非法注销了三尚聚龙公司。

2020年3月5日,三河市爱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起诉,冻结及查封我们三尚聚龙商贸城法人、投资人及其他管理人的个人名下账户及房产,并以“依法享有追偿权”的名义,将我们诉讼到三河市人民法院燕郊法庭。我们三尚聚龙商贸城和三河市爱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无任何的法律关系,对方却说应三河市领导的要求,对我三尚聚龙公司个人“依法享有追偿权”?

事已至此,我们公司被“非法转让”,刚刚走上正轨的商城被“无故查封”,家人被威胁,惶惶不可终日,我们被逼到山穷水尽。

我们依法走正常的行政诉讼,当地三河市人民法院却不肯开庭审理,直接裁定我们败诉;我们起诉到廊坊中级人民法院,又不给立案。

一直弄不明白的有以下几点。

一、消防工程由消防队队长指定的公安局内部关系施工,为何会出现审批过关准予营业,后又被三河市公安消防队以消防安全隐患为由呢?

二、是所有商户都擅自改变工商登记事项违规经营吗?

三、在这过程中,三河市爱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又是什么角色,政府处理时不需要招投标?

四、案宗上“绿岛建材城”说是违法建筑,为何久久没拆?

五、领导素要股份不成,商贸城才被关停。领导是何人?

由于受到三河市领导和相关部门的非正常干预,导致我们投资的三尚聚龙商贸城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公司、家庭现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甚至影响到个人生命安危,情势危急。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面对非法和不公,我们该怎么办?

三河市领导“关照”下 三尚聚龙商贸城成了最短命的商贸城